“最能说明问题的是印度”

彭博新闻社网站3月16日发表题为《为何如此多国家想置身新冷战之外?》的文章,作者为印度作家潘卡杰·米什拉。文章摘编如下:

在俄乌冲突发生之际,美国总统拜登在发表国情咨文时声称,西方“正挺身迎接挑战。”以弗朗西斯·福山为首的一批评论人士声称即将在全球见证所谓“自由的一次新生”。

这种说法很危险,念叨这种说法的通常是经历过冷战末期那些令人兴奋的日子的人。这种说法可能再次让西方国家误读世界以及自己塑造世界的能力。

当今的地缘政治现实甚至比冷战时期还要混乱。美国求助委内瑞拉甚至可能求助伊朗来缓解油价压力,这已经在挖空美方的所谓“联盟”。

更重要的是,一大批国家看起来准备置身于一场“新冷战”之外。这场冷战在匆忙重新团结起来的西方与俄罗斯之间展开。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说,巴西“不会选边站队”。在一项谴责俄罗斯的联合国决议投下弃权票的17个非洲国家中,南非是最大国家。阿根廷、土耳其、墨西哥和印尼则属于拒绝制裁俄罗斯的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组成的阵营。

这些中立国当中最能说明问题的是印度。印度与莫斯科的长期关系仅能部分解释印方拒绝与其“四方安全对话”伙伴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站在一起的原因。

印度总理莫迪领导的政府对俄罗斯关键出口产品价格不断上涨感到担忧。出于所有这些原因以及其他因素,印度不会背离不结盟这一印方基本地缘政治战略。

坚持“要么与我们在一起要么与我们作对”的冷战勇士们,从未真正认识到处于不结盟思想核心的不断变化的交易性关系。

他们也不寻求理解一些人口大国在多么小心谨慎地权衡自己与一个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的合作。

印尼人至今还记得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那次危机被普遍归咎于西方投资者。亚洲和非洲对伊拉克2003年遭入侵以及西方在利比亚的灾难性干预行动仍然记忆犹新。

欧洲和美国对新冠肺炎大流行的自私自利反应促使外界积累起更多对西方的怨恨。

由于孟加拉国拒绝在联合国谴责俄罗斯,立陶宛便取消向其提供一批新冠疫苗。伴随着此类草率行为,这种怨恨将加剧。

当然,随着美国冻结俄罗斯央行的美元储备,以及苹果公司、美国运通和麦当劳等标志性企业退出俄罗斯,世界各国都在重新考虑自己对西方商品、技术、金融和支付系统的依赖。

无论如何,以下趋势只会强化:不结盟行动、国际金融体系去美元化和全球普遍“去美国化”。

冷战1991年终结,当时人们对西方的所谓“道德威望”和地缘政治能力抱有太多幻想。始于更多此类幻想的第二场冷战即使不是走向明确的失败,也会走向一个毁灭性僵局。yabo2020vip111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