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境贫寒 饱受“藤条”教育

与其他港产高官不同,曾荫权出身贫寒。父亲曾云是一名警察,收入低微。曾家五子一女与父母,一家八口,20世纪50年代居住于香港荷里活警察宿舍。由于是家中长子,曾荫权很小已经要打工帮补家用。

出身警察的父亲崇尚“藤条”教育方式。作为家中老大,曾荫权经常会成为父亲责打的对象。在他的记忆里,童年几乎每周都会被打一次。

“我记得小时候无知,买错了隔夜面包,又给爸爸打一顿。有次他吩咐我买豆腐,我不懂得,买了回来发现是馊的,又要挨打。”曾这样对香港媒体回忆说。

但藤条下的教育,无损曾荫权对父亲的敬爱。父亲对他们的教育,除了言传身教外,最重要的一笔就是要求他们记周记。当时曾云长期驻守偏远的粉岭,要求曾荫权和二弟每周写一篇周记,留待自己周末回家批改,以了解孩子们的学业和生活情况。这为曾氏兄弟打下了良好的语文基础。

另一位对曾荫权影响很大的人,是香港华仁学院的穆嘉田神父。这位曾荫权最尊敬的老师对学生要求极高,常常因为学生的一点纰漏大发雷霆。他曾在课堂上朗读曾荫权的英文作文,狠斥他文法错漏,并将他的作文簿掷在地上,吐口水羞辱。这种严厉的做法,让曾荫权印象深刻,养成了其日后写作行文严谨的习惯。

在他出任财政司及政务司司长等高级职位时,在内部会议中,曾如果与他人意见不合,也会拍桌子,掷毛巾。多次与曾荫权争论西九龙问题的文化评论人胡恩威直言,曾荫权为人喜怒形于色。

现在每天上班前,曾荫权会顺道到香港中环花园道若瑟堂祈祷。他说,在祷告中会祈求天主赐他谦逊,因为他自幼霸气,在争论中喜欢“死都拗翻生(嘴上不认输)”。

中学时候的曾荫权成绩只算普通,会考的十一科中,还曾经有中国文学及历史不及格的成绩。

因此他仕途一路亨通之后,和青少年学生对话时,也鼓励他们不要因为一时的成绩或一次考试就丧失信心。

预科毕业,曾荫权被香港大学建筑系录取,但由于家庭环境拮据,身为家中长子,曾荫权放弃升学的机会,20岁便投身社会。他的第一份工作是辉瑞药厂的西药推销员,后于1967年考取二级行政主任职系,加入政府公务员行列。

“初入政府做事,同事互相询问是哪间大学。问到我,我只能说:我未读过大学。”曾荫权回忆起昔日情况,毫不讳言当时身边多数同事都戴过“四方帽”,令他觉得自卑,以后他很少提及自己的学历。

不过,曾荫权的自卑与遗憾,终于在他的不断努力下化解。1980年,世界知名的美国哈佛大学,首次招收香港政府高官入读一年制培训课程。曾荫权虽没有学士学位,却经上司推荐报读。初时,校方质疑他的入学资格,直至看过他的工作履历后,终让他顺利入学。他最后取得九科优的优异成绩,成为哈佛的公共行政硕士,也是首位毕业于哈佛的香港政府高官。